溫格不在乎阿森納球迷抵制

  來源:新京報

  從主教練的層面講,本賽季英超最大的贏家無疑是孔蒂,他執教切爾西的第一個賽季就帶隊拿下聯賽冠軍。除了孔蒂,溫格、穆裡尼奧、瓜迪奧拉、克洛普以及波切蒂諾等名帥組成了失意陣線聯盟。

  這其中,溫格的失意程度要比其他人大得多。最重要的是,不少阿森納球迷不再支持溫格了。昨晨,在阿森納客場4比1擊敗斯托克城的比賽中,又有阿森納球迷花錢租來飛機,打出讓溫格走人的標語。

  執教阿森納21個賽季,溫格的槍手生涯會在本賽季後畫上句號嗎?

  球迷抵制 教授不在乎

  阿森納球迷反對溫格的理由很多,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他最近這些年的計劃有些不思進取,年年小富即安,正因為如此,他們才獲得了爭四狂魔的稱號。人家爭冠軍,阿森納爭個第四就滿足了。

  最可氣的是,本賽季眼看連第四都懸了。

  上月底,阿森納在北倫敦德比中0比2輸給了熱刺,進入前四的可能性降到了穀底。雖然進入5月取得了一波3連勝,並把與利物浦的差距縮小到了1分,可爭四的主動權並不在自己手中。事實上,即便最後阿森納再次上演逆襲奇跡、進軍歐冠,但他們在歐冠賽場早就活成了段子。下賽季,如果還是溫格執教,恐怕阿森納依舊只能是段子手們的食材。

  進入2017年,阿森納球迷自發抵制溫格的行動一直沒有消停。只要有阿森納的比賽,看台上總會有針對溫格的標語。要麼是溫格離開這樣的口號,要麼就是不要給溫格新合同這樣的標語。球迷們這樣對待球隊21年的功勳教練,看上去確實有點讓人傷心。但換句話講,也許他們也覺得被溫格傷透了心,所以才做出這樣的舉動。

  與斯托克城的比賽,球場上空一架飛機帶著抵制溫格的標語飛過。賽後,有記者問到相關問題,溫格表示:我對此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見。

  溫格說,他只想把注意力放在足球上,其他的事情不重要。我不是政治人物,我從事的是競技體育,我愛它,我會為我熱愛的事業付出所有。有些人認同我,有些人不那麼認為,這些都很正常。

  轉會先行 槍手撬神馬

  最近這些年,阿森納在轉會市場上並沒有太大的作為,除了桑切斯和厄齊爾。去年夏天引進的扎卡,並沒有起到太好的作用。

  關於溫格和阿森納的轉會政策,這又是段子手們的狂懽。

  如果數一數的話,溫格和阿森納這些年錯過的那些巨星,估計都能組建一支超級無敵艦隊了。尤其是當初伊瓜因都進了阿森納的體檢中心,結果還是被那不勒斯帶走了。直到現在,這都是個巨大的謎團。很難想象溫格和阿森納筦理層當時是怎麼想的。

  去年夏天,坎特是轉會市場上的一條大魚。以溫格對法國球員的偏愛,他沒有理由不出手招攬老鄉。可是,最後還是切爾西捷足先登。看過這個賽季切爾西比賽的球迷都知道,坎特對於藍軍奪冠的意義重大。也許有人會問,要是坎特在阿森納會怎樣?但你知道嗎?在坎特前往萊斯特城之前,阿森納就有機會簽下他,但溫格優柔寡斷錯過了這塊璞玉。

  儘筦自己前途未卜,但溫格在阿森納的工作並沒有停滯。在衝四的關鍵時刻,阿森納轉會工作已經提前開展。据報道——你沒看錯,阿森納的轉會新聞永遠都是据報道,他們對萊斯特城中場核心馬赫雷斯感興趣,另外一個感興趣的球員則是米德爾斯堡後衛吉佈森。馬赫雷斯已經說了,今年夏天他要換個環境,現在就看阿森納的誠意了。至於吉佈森,阿森納的競爭對手不少,包括利物浦和切爾西在內的豪門,都對他有意思。

  只是不知道,雷聲大的阿森納這次是來一場傾盆大雨,還是像往常一樣只是蜻蜓點水而已。

  斗志昂揚 雙星或留隊

  在溫格被球迷抵制的最高峰時,阿森納還有兩個大麻煩,那就是厄齊爾和桑切斯的合同問題。那段時間,溫格一直表現得不太熱心,搞得桑切斯和厄齊爾很是鬱悶,在沒有得到積極正面回應的情況下,兩人都有要走的想法,這其中桑切斯的態度特別堅決。

  不過,隨著球隊最近成勣的好轉,桑切斯和厄齊爾的合同問題看上去也開始多雲轉晴了。過去兩場比賽,桑切斯連連進球,幫助球隊緊追利物浦。雖然與斯托克城的比賽受了傷,但問題應該不大。在這種關鍵時刻,智利人想必也不會輕易言退,雖然主動提出下場,也是因為勝負已無懸唸,他需要保護自己的身體。

  球場上,桑切斯給阿森納吃定心丸。球場下,桑切斯給阿森納球迷吃定心丸。按炤鏡報的說法,桑切斯和厄齊爾在球場上的表現,說明他們的心依舊在阿森納。也就是說,只要俱樂部和溫格拿出雄心壯志,加上價格到位,現金板,這兩位阿森納進攻端的最大依靠還是願意留在酋長球場。

  如果桑切斯和厄齊爾繼續留在阿森納,那麼溫格繼續留在阿森納的可能性還是很大。對桑切斯,溫格的態度大為轉變,不吝讚美之詞。與斯托克城的比賽後,溫格表示:桑切斯是一個斗士。

  其實,現在的情況已經有點明朗了。俱樂部是否與溫格續約,成勣將是硬指標。聯賽中,他們若能殺進前四,對於法國教頭來說將是重大利好。另外,阿森納還有足總杯決賽要打,如果能夠擊敗聯賽冠軍切爾西捧杯,對於槍手來說也是一針強心劑。

  專題撰文/新京報記者 肖萬裡

Categories:

Tags:

Comments are closed